28 January 2010

蚂蚁

一排蚂蚁一起出行,很像虎鹰姐,亚杰哥和我。慢慢地,齐齐地向前爬。头上的蚂蚁东张西望的,像是在探路。尾头的蚂蚁经常回头,像是在断尾。哥经常这样。他说,得经常注意背后,看看有没有人跟踪或偷袭。
我非常好奇,所以拿着一根小树枝袭击队尾的那只蚂蚁。我已碰到它,它就像屁股着火似的,没头没脑的乱窜。其它蚂蚁也纷纷跑开了。我很兴奋地告诉姐姐,原来蚂蚁中的最后一只也是用来断尾的。
“这也不一定,有些蚂蚁会自顾自的逃亡。你有没有注意过,一般搬着东西的蚂蚁就算逃不快也不会放下他所搬的?”
“没有哦。”我倒是从来没注意过箫汕村的蚂蚁是怎么样的。
啊!蚂蚁开始打斗了!这可是我第一次见到。一开始只是互相碰一碰,像姐教我一样,要先试探对方,衡量一下敌人到底有多强。咦?怎么不打了?
“这是僵局。谁先出手谁赢的机会就少一点。”我想,姐一定会通心术!我心里问什么她就答什么。
一会儿,左边的那只开始攻击了。它们用头撞来撞去,好像在比哪只头更硬似的。打斗的节奏很快。不久,右边的蚂蚁被撞出几厘米的距离,好像一条小腿都被摔断了。不过他好像很不服输又往对方那边撞去。它们似乎都互不相让。真不知道它们为了什么那么拼。蚂蚁毕竟小,打斗的时间也没人长。很快就分出胜负了。左边的那只蚂蚁慢慢地,一瘸一瘸地离开了。右边那只,拖着那条被摔断的腿,爬到一块面包屑边,抬起它后,也慢慢地离开了。
只为一块面包屑啊!
“如果燕子是那块面包屑的话,我一定会比它更拼命。”亚杰哥不知何时也来看蚂蚁了。
“如果燕子是那块面包屑,我一定会不付代价把对方打残。”姐笑道。
“我都快可怜想袭击我的人了。”虽然嘴上这么讲,但是心里很高兴。没有了爸妈,但是还有那么疼我的哥哥姐姐。

No comments: